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北京行之三——在帝都遇见那个叫做大头的朋友  

2011-08-26 22:39:56|  分类: 墙外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了7月30号的机票,29号就收到大头妹(据说每一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大头)的短信:暑假你去哪里了?我一放假就飞到北京来了。

她老公大钟是华润集团的高管,近几年一直在北京总部上班。大头妹2005年调往广州,我跟她有几年没见过了。

我告诉她我们的住地和大概行程。回复道:到北京电话联系吧。

刚下了飞机就收到她的信息:我们一家早上从通州出来,现在在后海一带,你安顿好了就告诉我是不是要出门,或者我们到酒店找你们。这样从两点多一直到五点,我们安顿下来,准备去大栅栏。

打了好几个电话,才在大栅栏前门入口见到了这一家子。

大头妹不但头大,而且也相当的“大头虾”,比我小5岁,因为都是老幺的缘故吧,跟她一起没有感觉到年龄的差别。看起来什么都不懂——比如她在自己工作的学校,你告诉她我在高三楼东面楼梯,她就说:我不知道哪边是东面啊;告诉她我在行政楼,她说:是不是你办公室那个楼叫做行政楼?——可是为人大气真诚,有一点男人般的爽朗,跟她在一起意见相同相异都没有压力。

大头的婚姻缘自一场世界杯,她找到了传说中的绝配。老公是技术总监,书呆子,生活上也好像懂得不多:大头妹说,刚结婚时尝试自己做饭,两个人都做不出像样的饭菜,试过开饭以后发现难以下咽,只好到楼下廉价的小饭馆去,还总结说:无论如何,小饭馆的饭要比家里的饭好吃;有一次大头妹跟我说:银耳汤真是很难喝的,那股酸味不知怎么去得了,原来是银耳没有泡过就直接煮了,而她老公就怀疑她买了劣质的银耳……可是大钟作为家中的长子,很会为家人和老婆孩子筹谋。

寒暄过后就逛大栅栏,其实也就到此一游的感觉。因为想看天安门降旗,就想早一点吃饭。大头妹说请我们吃顿饭吧。我跟她是没有客气的,就在天津狗不理的连锁店里吃烤鸭。席间说起小如人在东北,他们就说起某次去香港和小如走失的事情,说:小如不可能自己和女儿两个人去那么远,方向感那么差,不迷路才怪!后来跟小如说起,好像过失也不完全在她,不知道当时大头妹是怎么个“大头”法。

他们的女儿要上六年级了,考虑到升学的问题,他们计划在北京买房子,然后大头妹也要调过去。言谈间来自香港的大姑奶结了帐,大头妹两个是全然不觉,最后大钟有点生气也有点无奈。我和大头妹这种毫不客气的实诚,也许不是香港同胞所能理解和接受的吧?

一直被大头妹批评不懂人情世故的大钟,很热情地陪我们逛街、看降旗、参观国家大剧院,还领我们到地铁站。他的观点和哈里斯很一致:地铁是最安全快捷的城市交通工具——不过这一天之后哈里斯改变了看法。

小钟长得很高,开始有一点腼腆。我问她要不要吃薄荷糖,她说从来都不喜欢吃。我说:哥哥喜欢啊,他说这是牙膏味呢!她觉得很有趣,拖着我靠近哈里斯:“你问问他,为什么要喜欢牙膏味的糖啊!”看见我老公背起我看国旗护卫队的刺刀,她就很兴奋地跟大钟撒娇,也要大钟把她背起来。

大头妹因为一直都像20岁时的模样,赚了一个很贴切的外号:妖精。她不妖,只是总不会老。

这么罗嗦米碎地介绍在北京和故友的会面,是因为在北京第一天就见到他们一家,太难得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