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30年,你的笑颜——送给母校罗定中学  

2011-04-09 15:10:05|  分类: 隨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30年,你的笑颜——送给母校罗定中学 - 裕美人 - 裕美人

同届学友,五邑大学现任校长张锟


30年,山河尚安稳,故园寻旧梦 。

30年,岁月像把刀,刀刀催人老。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过于感性的人,对于生命中邂逅的人和物,都容易产生无可替代的情感,并且任由这份情感在记忆的醅窖里发酵和升华,一方面暗地里歆享着多情的醴酪,一方面用冷硬的包装和万象百变的现实博弈。

比如对罗定中学,曾经是我心中圣洁的殿堂,每一棵树,每一栋建筑,都留有同学少年的气息,和老师们亲切慈祥的教导。但是常常在提起她的时候流露出“不怎么样”的态度。

故地重游,校园面貌早已焕然一新,30年人事,更是不知道有了几番的更新。有做了画家的校友画了一幅50年代的罗中校园,和我们80年代式的布局相差不大。在校史展览室,大家指认着那些树,那些建筑,漫话当年。

一、那些树

窄窄的校道里那两排密密的大树,是柠檬桉?白千层?银桦?虽然讨论的结果被强势的同学抢占了唯一答案,但是在大家的记忆中,其实所有的答案都是正确的。柠檬桉褪掉了老树皮的时候,高峻挺拔,玉树临风,像一个白马王子,有印象吧?白千层,在何老大把它的名字公诸于众的时候,你忍不住要尝试数一数那树皮到底可以分出来多少层,还记得吗?银桦高大深沉,但是开花的时候,那红色的一串,触动女生爱美的天性流露,我还臭美的闻着花儿照过相,你可能不知道吧?

校道两边还有两株树身上爬满了寄生植物的白玉兰,有一次劳动课,在玉兰树的树根部发现了白木耳,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崔逢池老师和其他老师还为我们介绍了“银耳”这个我们当时头一回听见的珍奇。还有两株岭南梅,寒假期间就开着满树的白花,静静地为前来拍照的罗城居民散发芬芳。两株葵树,在我们毕业3年聚会的那个晚上,差点被烟花引起的火苗烧掉。两株很有些年月的米兰,甜甜的香味渗入我们的高二文班教室,毫不吝啬地装饰着我们美梦伊始的华年。

礼堂的舞台,隔成了男生宿舍;礼堂的楼座,隔成了女生宿舍。我们宿舍的窗口,有一株高高的红铁树,春夏之间,开了一串串黄白的花儿,铁树开花,带给我们多大的升学信心啊!礼堂的后面,有一排枣树,在我的人生历程中,那时第一次见到枣树,那时,也是我第一次读到鲁迅的《野草》,“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新鲜而又奇妙的阅读体验,和这排枣树一起,深深印在我的脑海。

再往里走,穿过我们高一时的教学楼,后面有一排新种的小树。因为一幅漫画里画的,孩子在小树上记录自己的高度的故事,让我产生了实验的兴趣,悄悄在一棵小树上刻下自己的高度,发现小树长得可不是一般的快啊!有老师和同学知道我这个实验,他们那些表情和话语,让我觉得“好有爱啊!”

二、那些建筑和人事

进门口的那栋砖木结构两层旧楼,据说是民国时期的官署。我们一入学就住在上面。二楼外沿一圈的露台是封住的,但是我们还是从宿舍的窗口爬出去晾衣服。青砖的露台,木质的栏杆,是当年的好奇和今天的怀旧的难得素材。在这栋楼里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有人点油灯夜读引起火烛,惊惶的乡音喊着“虎”,山区里来的同学以为“老虎来了”(考证一下,那个时候,罗镜山区那边真的还有华南虎的足迹呢!)还有很多半梦半醒的同学,穿着粗陋的睡衣裤跑到楼下球场上,狼狈的情景毕生难忘。某天中午,我和梅姐受不了5分钱一根冰棍的诱惑,躺下又起来,连续吃了3根才意犹未尽地午睡;大嗓门惠文大冬天帮我暖脚;高二一个女生每天一早来挤小蓉的牙膏刷牙;阿芬因为班干会上捉住一男生的手而忽然惊世骇俗……

礼堂的左侧是图书馆,管理员是美丽的陈秀娥老师,她的身影和善意同楼前的凤凰花一起使这座陈旧而简陋的建筑鲜活起来。右侧一样的旧楼,有教室和校医室。因为校医的儿子在我们年级,校医对我们的关注也就不是一般校医的态度了。她说她分不清小唐和小辛,一见她俩就会兴致勃勃地猜猜猜,一直到我们上大学以后,她还会笑眯眯地猜一下,而且基本上都会猜错。二楼曾经有我们的教室,高二文班刚组成的时候,陈老师说,我们全部都是经过他的试卷考过,筛选出来的;我们的老师他也会挑过。我记得历史老师姓邓,是深度近视的,用粤语讲“章西女王”的故事讲到眉飞色舞,可惜他很快就退休了;之后的历史老师大名鼎鼎,对于学生的爱心教育令人敬佩,我却因为偶然发现他讲课内容跟历史书一字不差而厌倦了历史课,第一年高考因为历史而遭遇滑铁卢。

后来在校道尽头新盖了迎曦楼,我们81高二文成为进驻的头一批学子。因为陈老师的特殊,这个班成为我高中阶段记忆最为丰满的集体。陈老师后来犯了错误,我们班的多数同学还是一如既往地感念着他,接济着他。“他犯错误是不应该的,但是我们一辈子能碰到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老师,也是不应该忘记的。”感恩和宽容,就这样自然地表现了出来。他跟男同学说一些女同学的故事,跟女同学说一些男同学的故事,让我们在男女生的楚河汉界之外,始终感受到这个集体的生气勃勃。他鼓励我写观察日记,对于我喜欢帮别人起外号的顽劣投以微笑,使得我的观察日记经常被同学偷看,往往莫名其妙地发现有一些手印之类的蛛丝马迹。一个男生用宣纸墨汁给一个女生写信示好,女生向他告状,他找那个男生传授“正确的方法”,于是很快一切重归平静,双方都觉得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20多年后男生办个人书画展,女生特地着我订了一个大花篮,以81高二文的名义送去。我第一次收到男生的来信,不知如何应对时向他求助,他给我回复了洋洋洒洒3页纸的信,“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他的引用让我大方地给男生回了信,并且在以后的交往中和男同学坦然相处,也启发了我对于《诗经》的阅读兴趣。遗憾的是,母校百年校庆,我和男生重逢,30年的时空没有让我们成为交往密切的朋友,反而让我觉得,对面那个人是多么多么的陌生啊(唏嘘中)!校庆归来,翻阅当年的日记本,往事一幕幕,历历如在目前。

高考前夕,当时的大嗓门刘校长在教室门前看见我,问我是否紧张,然后说:“你不用紧张,你明年再考,肯定会考好!”就这样一语成谶,我继续在迎曦楼进行我的高四学习。和陈加成为同座和好朋友,可以说是我最宝贵的人生财富之一。我学习大家闺秀的风范,欣赏小家碧玉的可爱,对于家人朋友,有了更宽容的理解,对于家政烹饪,也开始有了强烈的兴趣。说一件事吧,当时我们要轮值洗厕所,轮到我们的时候,她认真得就像在洗自己家的厕所,最后还说:“现在就是脱掉鞋子,也会觉得很干净的啦!”以我的纯良的本性,能不从中得益甚多吗?

礼堂后面有教师办公室,也是旧官署的办公室,装着大吊扇,冬暖夏凉。元旦国庆等节日,会有老师们办的宣传栏。手绘的插图,毛笔写的诗词文章,驻足于前,我们就寻找那些作品的作者,崔逢池老师的画和陈多才的诗词,给我们深刻的印象。后来多才老师调到一所省级重点中学,也就是我大学毕业工作的学校,我发觉,昔日拉小提琴写古典诗词的“才子”,竟然全然没有当年的风华,成了同事眼中意识落后的“老土”。有时候不免有橘枳之慨。崔老师倒是活力不减当年,而且风头正当年!身为现在的云浮市副市长,他不但还记得我们的名字,而且记得当年我们的动静特点,每次聚会,师生之间,朋友一般的雀跃!

母校的笑颜,同学的笑颜,此刻再次一一铭记,收藏。还将发酵,升华,成为我滋养余生的珍酿。

原创:30年,你的笑颜——送给母校罗定中学 - 裕美人 - 裕美人


六任校长。讲话的是现任云浮市副市长崔逢池,穿便服的是我们读书时十分随和的刘光信校长。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