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那时候,洁净、安静而孤单  

2009-04-04 23:28:10|  分类: 残春小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节,照例回去拜祭先父和长兄。

完成了所有仪式,吃过独一无二的家乡味道午饭,我们到村小学转转。那是我们兄妹四人和先父的母校。

从村子到学校修了水泥路,不过我觉得这路未必是为学校修的,因为我们原来的村小现在成了宗族祠堂。在祠堂的后面,才是我们集资新建的一幢三层教学楼。

看着堂兄的孙子孙女,两个小学生蹦蹦跳跳的,阿牛笑着问侄女:姑姑当年是不是也这样?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当年去学校的路是很特别的用单条长麻石连起来的路,不像现在泥浆横溢的水泥路;我那时候经常不穿鞋子上学,但是脚丫子还是很干净。快到学校的时候,我竟然看到水泥道旁的水田上,凌空驾着几根麻石条!我兴奋的用生硬的英语叫阿牛看,阿牛也恍然明白:噢!真的很干净!

原创:那时候,洁净、安静而孤单 - 裕美人 - 裕美人干净的还有学校(现在的祠堂)的门口,曾经有一棵很大的合欢树,虽然春夏之交会有很多俗称“吊死鬼”的毛虫垂在长长的细丝下,偶尔碰到我们的头发,但即使是下雨,我也没有过泥浆横流的印象;树下曾经有一条人工水渠,绕了学校半个圈,流着洁净的水——洁净到学校的老师挑回厨房的水缸存放一夜就可以作为食水,洁净到村民可以挑回去磨豆腐!可惜现在树没有了,水渠也没有了,有的是土堆碎石和泥浆,还有清明节祭祖放鞭炮后的一地碎红纸屑.不仅如此,祠堂的两侧还出租给了一个堂侄子办小毛织厂了。

那时候学校里面中间是教师办公室(现在是祠堂的神台),左右两各边一条排水渠,水渠内侧种着不同的树:左面是一棵枳树(我一直以为是橘子,花和叶都一样,就是果实小而硬,酸而苦),两丛矮竹子,还有几棵小小的五星花、指甲花、红吊钟花之类。右面是一排紫荆,果实像一把弯刀,我们叫“关刀树”,老师的厨房和那排关刀树并列着。最难忘的是,有一天我在紫荆树下玩,把下颚的一颗牙摇了下来,按照老人家的教导,那是必须扔到瓦顶上的。正担心自己无法扔到那个高度的时候,有个老师午休出来看见了我,关切地问我在干什么,我告诉他我想把牙扔到屋顶上。老师就很高兴的帮我把牙齿扔上了厨房的屋顶。排水渠的外侧是两排各3间平房,就是我们的教室。教师办公室后面有一个小广场,广场四角有木麻黄树和苦楝树,还有我们叫“蚊子花”的灌木丛。广场后面还有一个独立的单间,合起来刚好7个单间,从学校正门右侧开始,依次是1到5年级和初一初二的教室。左面教室的外侧,是一个小运动场,有沙池、单双杠和一个篮球场。

当时我是如此喜欢这一切!往往是中午放学回家,吃过午饭(很多时候是喝几碗粥,罗定的粥太经典了)后就自己背了书包上学去,在校园里那些干净的角角落落里自己跟自己玩。把五星花夹在书里压平放干;挤出指甲花的汁染指甲和手掌;到运动场沙池挖沙子;自己想出花样玩单双杠。在无数个安静而漫长的中午,我快乐着,享受着。等到老师陆续醒来,慈爱地送给我“你上学真早”之类的表扬,同学们陆续地回来,分享放学之后彼此的收获……

我上学的年龄小,个子还不是一般的小,记得一年级的体重是27市斤,收黄麻的时候经常被邻居的叔叔婶婶拿麻杆来和我的手臂比粗细。所以,一般的活动能力就比别人差。也许是怕人取笑,也许是本来就不喜欢打打闹闹,除了等待热情的小伙伴主动来跟我玩——经常有勇敢的男同学或者女同学主动做我的保护者;而上初中的大哥保护我的方式是来我课室跟我说话;二哥比大哥低一级,性格内向,我上小学后他削了一根和书本一样长度的竹签,告诉我谁要是欺负我就拿竹签刺他;比我高一年级的三哥也经常来和我们班男生玩,很少搭理我,但是看到哥哥我心里踏实,别人也不敢欺负我。说真的,我觉得老师同学对我都挺好的——其他时候,我就只是跟我自己玩。playing with myself in lonly.

那时候的孤单和安静,培养了我的敏感;洁净甚至有一点幽雅的环境,陶冶了我的性情。校长开会表扬我“常常看报纸,文章写得比高年级同学还好”,老师们让我参加公社的批林批孔演讲,做文艺汇演的合唱指挥,参加数理化几乎是所有的竞赛……放学的路上,曾有一个老高中生拦住我要看我的作文本:听说你的小国文写得很不错啊!

有一个特别意外的收获是:我上大学分别被选去校艺术体操队和武术队。教练们似乎很难相信我之前从来没有练过舞蹈或者体操。我在村小运动场单双杠的自选动作锻炼了我。记得有一次我双腿弯曲挂在单杠上,没有挂牢摔倒在地,一下子连呻吟的气力都没有了,我以为这次不死掉也会变哑巴了,直到过了好一会儿缓过气来。

那个营养不良的村小学女生就这样幸存了下来,成为今天在这里怀旧的裕美人——朋友啊,你会和我一样感谢上帝吧!

感谢我的村小,感谢那时村小里的老师和同学们,感谢爸爸妈妈,感谢大哥二哥三哥……

感谢曾经的洁净、安静和孤单。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