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死生与契阔  

2009-03-03 20:29:47|  分类: 飞花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星期天,送走了以前老是称他“老佳”的佳叔。退休不到十年,虚龄刚好七十,走得早了一些。葬礼定在星期天,我得以送他一程。

不禁想起前段时间,有一个校友问我阿绵怎么样。我说他住我楼上,不过行动不方便很少下来了。随即有人更正说:他走了一年多了,你不会不知道吧!——我一时无言。怎么我会不知道呢?什么时候发的讣告?我竟然没有送他一程。

我刚毕业时和阿绵同教两个班,在教学楼的顶楼,只有楼梯口两个教室,预备铃响的时候我们分别站在楼梯两边,门神一般。他称呼我“小鬼”,我则叫他“大鬼”。有时赶第一节来不及吃早饭,大鬼就会从他口袋里摸出两颗糖来。都是他那些香港、大马的亲戚带回来的嘉顿、甄沾记的糖果。有时在办公室饿了,就去问“大鬼,我要吃糖!”大鬼很少让我失望。大鬼是马来西亚归国华侨,羽毛球打得好,年级里有个别无心向学的学生,级长就安排大鬼教他们打羽毛球,趁机做一做思想工作。大鬼本来就很帅,又留着两撇克拉克盖博式漂亮的胡子,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华侨。听说这个老少爷在家啥都不管,他太太对他照顾有加,夫妻俩感情好到不得了。

大鬼后来得了老年痴呆,有时坐在小区门口吹吹风。每当看到这个轮椅上的老帅哥,我会上去跟他聊几句。但是很快他就认不得人了,只是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笑,我跟他说笑几句,也注意到绵嫂平静的面容和忧虑的眼神,心里不免有点怆然。

后来好久不见他,又外出了一年,听楼下的阿姨说:行动不方便,少下来了。——我就一直以为他还在楼上。

曾经天天照面,笑语相和的忘年之交,逐渐地在彼此的生活中隐去,直到不知不觉中天人相隔。——这也是一种死生契阔吧!

 

在我们的生活圈子里,所谓同事的这些人,我们可以有多么亲近,多么疏远的关系呢?我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