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深闺里的潮州  

2008-08-07 16:55:40|  分类: 墙外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第一印象:潮州,我来了!

我看到枫溪新修的大道中央,每个中间通道的绿化带边沿,都立了一个写着“南无阿弥陀佛”的石碑。大道两边,是一家家卖陶瓷的店铺,一堆堆的花盆、洁具。在潮枫路,烦乱的街道,路树茂密葱茏,大车小车、摩托车自行车,还有街边不时出现的垃圾堆,都在提醒对潮州充满期待的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城市而已。

根据GPS的指引,我们的车子驶进下榻的潮州宾馆,大堂宽敞,衬得起四星级的气派。“潮州还有这么漂亮的宾馆!”孩子感叹了一声。大堂沿着墙跟,是一溜穿晚礼服的美女图片展板,开始我以为是夜总会的广告,直至看到大堂一侧的商场,挂满了色彩缤纷的礼服,才想起了那是著名的“潮绣”。随后到二楼看到精美的瓷器的时候,我就只是确认自己确实到了潮州了。

二、潮式美食:风味与文化

别的地方,吃饭就是吃饭了,但是到了潮州,这饭就要吃出风味和文化了。和普通粤菜比,我觉得最特别的是三样:卤味、打冷和潮州汤。卤味的味道醇正,软硬适中,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最遗憾的是,这几天我口腔发炎,吃什么都只能浅尝辄止);打冷以前吃过,要不是来自海丰的智霖在香港带我去吃冻蟹,我怎么敢想象这些“鱼腥”类的食物可以冷吃!记得他太太还说,要是放到冰箱里冻过,更好吃。在潮州,我们吃的是冻鱼,蘸特制的黄豆酱,鲜、香、惹味!潮州汤特别的清淡,和粤式老火汤有别,这次我每顿饭能吃饱,就多得了这潮州汤了,记得喝过的几种:肉丸紫菜汤、面片(不记得名字了)汤、太极汤(蟹肉蛋白羹和地瓜叶的清汁)、橄榄炖猪肺。此外,哈里斯喜欢的是冰冻猪肚片,羊羊喜欢的是清蒸鲜鲍。广受欢迎的还有普宁豆腐,炸过的豆腐,加上薄荷类的青草叶,蘸鱼露或者醋吃,夏天吃着,特别清爽开胃。席间,莹的同学不断介绍,潮菜特别注重阴阳平衡,炸过的豆腐配新鲜的青草,寒热平衡,太极汤就是蛋白质和维生素、高蛋白和粗纤维的平衡,而卤味中加入了豆腐干是荤素的平衡……丰富的海产和潮汕平原独有的物产,精致细腻的文化性格,使潮州人研究出了独具特色的潮式美食,在粤菜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还有潮式早餐,在府城食府喝早茶,除了各种“粿点”,那里的肠粉也做得比广东其他地方好,潮州人说,我们是学广州的,但是比广州人精细。西湖边的牛肉粿条,味正量足,还有西湖秀色可餐,享受!这条街就是西湖的湖堤,早上还有卖古董卖荷花卖艺(那个卖艺的老人弹的乐器我不懂,近似琵琶和月琴,估计是潮州音乐中的一种乐器)的人,靠城的一边是一溜小店,花店、五金店、小食店……很乱。我想,这里要是搞成一条面向游客的酒吧街,或者露天咖啡座,风景情调都是一流!

三、老房子:养在深闺人不识

车子后座塞满了行李,因为莹带了很多礼物给家乡的亲友们。我们先到太平路附近的老街看望莹的大舅,95岁的名老中医曾昭礼老先生。

老街上的房子,门面窄小,红色刻花地砖。第一进是诊所,木桌椅小而旧,有点凌乱但是看不到尘埃。第二进是卧室,一边是老式实木大床,一边是两个雕花镶镜的紫檀木大衣柜和一个小木案,出于礼貌,我没敢拍照。

第三进是客厅(起居室)有大方八仙桌和大圆桌,八仙桌上摆着花瓶奇石等清供,靠墙还有立式木柜,嵌着字画,厅中间靠着八仙桌,有一套木沙发和茶几,面向大圆桌;大圆桌上有一套功夫茶具,老先生耳聪目明,在大圆桌前烹茶;墙上高处还有老先生的先父母,即莹的外公外婆的黑白遗照;厅的一角还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常见的电视柜,放着一台红灯牌收音机和老式电视机……

第四进是饭厅,从客厅的小门看进去,饭桌和凳子涂淡黄色,桌子腿是非常好看的上翘的浪花或者是如意花形,应该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以前的风格,桌面铺了勾花台布,上面再压了一层玻璃,透露出一种老上海的风情。厅的左右还有两个侧门,一边通向一个小天井,阳光照耀着天井里的花架,让你感到生机和雅趣;一边通向窄窄的走廊,走廊靠饭厅方向,是一个非常时尚的橱柜式厨房,另一边是盥洗室。

不知你能否从我的描述中想象,这曾家老宅是越往里面越宽敞的。而屋子里的一切,你可以想象老人以及他的父辈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生活痕迹。这样的老房子,在潮州仍有好大一片,古老的外貌没有被破坏,内里的人事却是几番更新,与时俱进了。

我们还看了大学时寒暑假和莹通信的地址:薛厝巷。参观了作为旧城旅游的两个点:甲第巷和太平路。依照整旧如旧的原则,甲第巷主要是展示潮州名门老宅的模样,除了一个院落对外开放以外,其他则还是平常人家的宅院。太平路则把潮州历代各处的牌坊共四十多座集中起来,于是有了“牌坊街”的别名,两旁是潮州的老字号铺面。太平路还在修葺中,未能感受其古色古香,有一点遗憾。

值得一提的是乡村民居,潮州一带的村子,都是成片非常整齐的砖房,看上去好像是一条村子里的不同人家,相约同时建起来的,沿路观察,才发觉:如果建筑风格标新立异的,房子就会建到村子外围;而那些整齐划一的房子也不是同时建的,因为还有一些建设中的房子,可能是土质问题,这些房子在潮湿的海风吹送下,外墙都出现了黑色的苔痕,看起来好像是年代久远的老房子了。

四、名胜古迹:披着面纱的美人

首先要看的古迹是老城墙。是潮州人在明朝时期,为防御倭寇而建。城墙不高,据说是因为倭寇都是矮人的缘故。但是几个城门(上水门、广济门、下水门)却有华妙庄严的城楼。登上城墙,前面是滔滔韩江,广济桥两端安处其上;身后是潮州古城,开元禅寺的香火和人家烟火不绝。

对着广济门就是著名的广济桥,又称湘子桥。记忆中莹给我看过的一张明信片,那是一座连通两岸的石板桥,也是古色古香。在酒店房间里阅读赠阅的资料,才知道那是解放后完全改变了历史面貌的“新成就”。据资料介绍:广济桥以其“十八梭船二十四洲”的独特风格与赵州桥、洛阳桥、芦沟桥并称中国四大古桥,曾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誉为“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

关于这座桥,有很多神奇的传说,比如“二只铁牛一只溜”的铁鉎牛,韩愈的侄子韩湘子请来八仙,开元寺的广济和尚请来十八罗汉,一起造桥的传闻;“湘桥春涨”的胜景等等令人心驰神往。

因为是汛期,江流湍急,十八艘船收了起来,我们无法从桥上走过对岸,只好驱车,直奔对岸的淡浮院和韩文公祠。

“淡浮院”的名字就让人费一番思量。你去百度一下看看,真有名堂!泰国国师郭丰源先生倡议并且捐建的一座中泰混合风格的建筑,背靠青山,面朝韩江和潮汕平原的风水宝地。都说是披着面纱的美人,我也就保持一点神秘感,你有兴趣就百度一下吧。我只是告诉你一点:潮州作为一个地级市,得到国务院的特别准许,和泰国首都曼谷结为兄弟城市,体现了潮州人在泰国甚至在国际的影响力。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一进入潮州,我们就看到那么多的“南无阿弥陀佛”碑了。

韩文公祠,是为纪念当年被贬到潮州的韩愈而建。韩愈虽然感叹此地“瘴气满目”,但是驱鳄除害、关心农桑、赎放奴婢、延师兴学,在传播中原文化,改变当地陋习方面做出了卓绝的贡献,历来为潮汕人民所感念。而“韩祠橡木”据传可以卜知科考盛衰,成为一大胜景。可以说,韩愈治潮,为潮州的历史文化书写了极为浓重的一笔。

开元禅寺,作为唐至清时期古建筑,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到了潮州,岂能不游!依照老人家的教诲,入庙拜神,我自觉地添了点“香油”,适意而归。

当然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比如韩山书院,甘露寺和驸马府等等,留一点想象,潮州就更加深闺了。

五、潮绣与陶瓷:精致秀丽

潮绣最突出的特点是抽纱、珠绣和金银绣。潮绣对我的的吸引力,不在于她构图匀称,色彩浓烈、富有装饰性、浮雕般的艺术效果,而在于使她普及和流传的绣女以及绣女身后的社会文化氛围。但我不是一个社会学家或者人类学家,在走马观花的行程中,我见到饶家大院上的绣楼上,一群妇女做绣花的展示,看见著名的特级工艺大师李淑英的风采和她的代表作。记得莹当年假期结束,就送了我一方她亲自绣的手帕。现代社会生活中,还有多少潮州女子,会拿起绣花针,为自己和自己的至爱亲朋绣一方手帕,一件小袴,甚或一个枕套?我看到的,只是宾馆商场里艳丽夺目的礼服,和莹一个做潮绣生意的富豪同学家里豪华的装修,高级而充足的电子产品,丰富的物质生活,唯一让人想起绣花的,是堆满书桌的国际时装杂志上,打了褶的书页里的服装样板。

我喜欢陶瓷。在枫溪陶瓷城,我们欣赏风格各异的陶瓷制品。据说潮州的洁具已经占据了全国同类产品市场的五成以上,而潮式通花陶瓷则曾作为国礼送给友好国家。说是“披着面纱”,在大家心目中,潮州陶瓷名气比不上唐山、景德镇和石湾,但是唯有潮州夺得了“中国瓷都”的荣誉,是不是感到有点意外?我最喜欢的是“骨瓷”,据说在瓷土里加入了动物的骨粉,运用独特的工艺,烧制出来的成品达到了顶级瓷器“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的水平。

在枫溪陶瓷博览会展馆,我们看到了很多大师级的作品,那些茶具、餐具、咖啡具,令风尘仆仆的美人游客油然产生对精致生活的向往。我决定买一套送给远在英国的蔡,送给她记取中国式精致生活的祝愿。


六、尾声:不敢唐突了美人

写这一篇文章我想了几天,写了四个小时。其间不断百度以求得对潮州有相对确切的表述。同是岭南,潮州与我却这么近又那么远。我的记录带有分明的恭敬。

从饶家绣阁走下来,我对老魏说:潮州的旅游资源与苏州可以一比。潮州人对自己的家,也是非常恭敬的,他们小心谨慎的继承和发扬祖宗留下来的一切。但是他们似乎还没有充分做好打开大门,迎接四方宾客的准备。

我们离开韩文公祠的时候,下雨了。隔岸看烟雨中的潮州,如披着面纱的美人,广济桥显出了她的典雅,韩江大桥又透出一点时尚,凤凰洲清新秀丽,而写着“万岁”标语的大烟囱,却显出了一点不修边幅的邋遢。

养在深闺人不识,一年又一年,等到美人迟暮,再推到众人面前,就不止是唐突了美人,而是叹流光飞舞,错失了大好机遇的遗憾了。

祝福潮州!

(我的电脑这两天传不了照片了,我的师傅哈里斯外游不在家,有关照片以后再补吧。请关注下一篇:《潮州有你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