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独自看电影   

2007-07-31 22:25:51|  分类: 残春小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看电影。从高中开始,经常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

大凡找不到伴儿看的影片,都是不卖座的。偌大的老式电影院里,近千个座位显得空落落的:多则几十人,少则几个人。

——自由的起舞吧,就像没有任何人在旁观;尽情地歌唱吧,就像没有什么人在聆听;大胆的去爱吧,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害……

这一首诗,颇像我当日独自看电影的时候,斯人独步的感觉,有说不出的自由自在。

在大学校园,是不愁找不到伴的(“伴儿”自动送上门来啊,可惜没有可以成为“老伴儿”的),但是寒暑假,情况就大有不同了。有一个据说对我颇有好感的高中同学,补习了三年之后考上了中大,那一个暑假来我家,也只是说要找我哥一起看电影而已。而我除了和家人看那些卖座片,其他的片子就只能是我“独自偷欢”了。比如《出水芙蓉》,比如《三峡情思》。看《出水芙蓉》是在大年初二中午,下午大表哥表嫂来拜年,知道我一个人看电影,很是诧异。但是爸爸妈妈说,长大了,要独立,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我知道他们的话语焦点是交叉的,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出来工作了,住所所在的街上就有一家老牌影院。一到周末,吃过晚饭,带了一本书就走向电影院,买最近一场的票,有时六点半就买到七点半的票,等电影院亮了灯,就迫不及待地走进去,挑一个不那么居中,只是靠前一点的座位,看着书等开幕。

看多了也会看到学校里的熟人,有些是夫妻俩来的,也有一个人的。后来还和一个人看电影的成了可以深谈的朋友——只是,现在,疏远了。

后来被邹伍他们知道我的怪癖,就批评了一番:显得我们学校的男老师有不正常之嫌啊!于是和阿梅、叶子、小云等经常和这帮帅哥看午夜场(通常是共进晚餐,聊到九点多才跑电影院),那一段时间正好盛行港产片,五福星系列、成龙系列、周润发系列,看得真叫过瘾!要是某个帅哥单独约看电影,肯定是会拒绝的,那时我们是多么高傲啊,呵呵^_^。

有一个周末邹伍没有来,就和阿梅到一个小影院看投影《亥时出世》,恐怖片。看完之后,几乎不敢走出放映厅!进了校门,就大声说话,希望回到爱莲楼会看到教地理的阳光男孩阿匹,听他的大嗓门说说话,也许就不害怕了。但是,在楼下看,阿匹的房间乌灯黑火的,我们的脚步就迟缓了。我们的房间也在楼上,楼上一片漆黑寂静!

小心翼翼地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走上楼梯。

“呼!”一只觅食的夜猫从楼上窜下来,把我们吓得魂都掉了!

“还是别进屋,先到外面走一走吧。”转身又下了楼。看见最东边猪仔的房间有灯光!我们像见了救星,马上敲猪仔的窗门。见义勇为的猪仔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大排档,要了一瓶啤酒。猪仔学着邹伍的腔调批评我们:看电影不找我们,这不好嘛,下次记得要约定我们了!

下次,我记得牢牢的就是,不可以看恐怖片了!!

后来结识了老公,有一次他请我看了一出粤剧,曾慧主演的《穆桂英大战洪州》,使他给了我很好的印象。

到香港一年,先是住在北角新光戏院附近,不放电影,只演戏剧。一次汪明荃出演,很想去看看港派的大戏,但是戏票在多天之前就已经售罄。

后来搬到湾仔,屋后是新鸿基中心,楼下有影艺戏院。是一个有两个小放映厅的小电影院。不回家的周末,我就去看电影。或者是到文化中心和演艺学院看话剧、舞剧。有两次是找到了伴儿的,一次是楼下保安员送了两张《断背山》的票,和同住的萍去看了。一次是看朝鲜爱情片《你是我的生命》,贞说爱情片,可以一看。

塘溪河校长竟然也说:一个人看电影,肯定是怪癖啦!

这个怪癖在肇庆的电影院改装之后,我就完全戒掉了。那些旁若无人的小情侣或者是外来工,很难让你有自由自在的感觉啊,所以,想看电影,就上网得了。

放假赋闲在家,开了电视随便选台。今天独自在家看了一出《天上的恋人》,触动了我对自己看电影的一些回忆和反思。这是第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