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美人老师遭遇“非礼”事件  

2007-06-22 01:06:41|  分类: 飞花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教二十一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且听我从头说来。

去年在香港,很奇怪中文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追功课(作业)。今年就常常追功课了,每一次,我的杀手锏就是:1、总评扣分(结果期末班主任自己给总评,我失去了一个武器);2、登记名字,交给班主任发落。基于对班主任的了解(事情的解决可能不再我的想象之中)和体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一直没有交过这样的名单,只有个别情节严重者,会跟班主任交一个底。

昨天检查作业,56人,交了36本。我只好写了一张纸条简单说明这次检查的情况交给班主任(没有名单)。然后去会议室准备集体备课。

在会议室门口,看见科代表,正想跟她交待登记名字的事,就看见走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把一张纸条(就是我给班主任那张)递给她:“死人仆街要记名字喔!”话音落时我已经走到了她前面,闻言我赶紧回头看看她是谁——是一个我一向认为比较乖巧有礼,学习认真的女孩!!

#**&%$#@@——上课铃响了,我随后走进了会议室,但是脑袋嗡嗡地无法平静,跟同事讲述了被“非礼”的经过。

同事中一半是外省人,对“死人仆街”反应不过来,更让我憋闷!级长来了,我就不再谈这个事,但是心里真是翻江倒海般不平静!

我做错了什么?何以至于让一个乖巧的女生这么诅咒我!乖巧的女生尚且这样,其他人会如何地敌视我!我应该怎样做!!

曾经想不告诉班主任。尽管知情的同事叫我把她叫来狠狠骂一顿,我还是觉得自己的伤心比愤怒更强烈。

放学时科代表在楼梯口看见我,猛赔不是,叫我“算了算了”。我说,我不是要寻仇报复,但是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这么恨我……最后我还是告诉了班主任,毕竟我想弄清事情的真相。

晚上回家,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另一个班的科代表天际归舟发短信来,问我关于选科的问题,使我暂时忘却了不快。终于想起大学时的一件事:在军校准备毕业的欧阳寄来一封用铅笔写的长信,我记得别人说过用铅笔或者红笔写的信,是绝交信。但是看过信的内容,看不出有要绝交的意思,回想自己一向的为人,也没有到让他绝交的地步。于是像平常一样回了信。结果是:欧阳已经开赴中越前线,临时找不到其他笔。我问心无愧啊。

今天早上我已经平静了很多,只是期待着女孩来向我道歉。之所以告诉班主任,是觉得应该对她进行教育;如果她不来道歉,我肯定要找她。

早读的时候,班主任找了她,然后她找我道歉。我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说,她就哭了,说是最近很不顺心,好几件麻烦事,心情很差……我始终没有弄明白她那句恶毒的咒语是针对何人何事的,但是后来觉得,也许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一来因为自己问心无愧,二来因为现在的学生,他们的语言风格就是这样的。于是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骂我,为什么要骂,但是既然你承认自己错了,我就接受你的道歉。洗个脸回去读书吧!”

印证一:高考前发放假几天的作业,邓同学对着我说了一句“痴线!”被我逮住,一节课后她摇着卡通扇子施施然走到办公室向我道歉;

印证二:一个晚自习课间,有个女生跑来办公室,指着李高的座位问小慧:“这条‘粉肠’去了哪里?”(她并没有先和我们打招呼的。)我们批评她,她还说:你们接受不了,就太out了!我自己都不介意别人叫我粉葛或者粉肠!(假如是“死人仆街”,不知道她介不介意)

印证三:一天放学,几个高一男生走下楼梯,高声交谈,夹杂着很多粗口。我“嘘——”了一声,然后说:第一,不要喧闹。第二,不要讲粗口。“不要喧闹,不要讲粗口,听到了没有!”其中一个男生马上接过我的话,虽然音量小了,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应有的礼貌。

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还算是记得祖师爷的这句训话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微薄的力量微弱的声音,有多大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