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裕美人

兰之爱,同予者何人

 
 
 

日志

 
 

[原创,旧作]梦回嘉陵江  

2006-01-31 16:02:48|  分类: 墙外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回嘉陵江

     我和云、梅、君、昌一行五人游西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们启程时又正是大暑。由于是第一次坐飞机作长途旅行,大家的心情都兴奋莫名,反而对这热辣辣的天气没有太大的感觉。

也许因为青春本身就是热辣辣的。在昆明开往成都的直达快车上,君邂逅了美丽的四川姑娘霞,她刚好坐在窗边、君的对面,健康而文雅,标致极了。不知是什么引发了他们那么丰富的话题,车开不久他们就聊开了。后来我们就和霞打扑克。再后来,车厢里有几个解放军展开拉歌,霞和我们组成共同阵营,和解放军战士那边此起彼落地唱呀唱------君就拿出他的随身听拉歌后,霞显得活泼了很多,她叫君把随身听给她听,君调皮地递过一边耳塞:要听就一起听。霞的脸地红了,瞪了君一眼,接过了耳塞。我们用广东话笑君真有两下啊!他咧开嘴,嬉皮笑脸地找借口说:混熟了她,可以托她在重庆帮我们订好去三峡的船票,有你们的好处!说完就转过头假装看窗外风景,和霞进入了音乐的境界 

下火车前,君顺利地达到了目的,要到了霞在重庆家里的地址。他俩在火车站依依惜别。

我们以成都为大本营,游览了都江堰、乐山、峨眉山、九寨沟等风景区。去峨眉山前,君的头等大事是写信给霞。还捅了个小漏子:我们各忙各的梳洗休整之事时,他自己躲到一边去写信,写到无事不登三宝殿时,忘了殿字怎么写了,就空了一格,想等问了我们才填上去。可信写好后,就急急忙忙寄出去了,自然,那封连殿字都不会写的信就寄到了霞手上。

到重庆时,我们对霞并不抱十分希望。因为她的地址未必是真实的;霞还可以对我们的信置之不理。更何况我们托她买船票又没有把钱寄上。

我们在重庆港等了一会儿,君最快发现了人群中的霞。那袭似曾相识的淡紫色碎花裙飘然而至,霞把票交给君后,很感兴趣地拿过了君从峨眉山上买来的拐杖,双手拄着,饶有兴趣的听君解释那封蹩脚的漏字信。这时阿昌拿过了照相机,于是我们留下在重庆的唯一一张留影。

君和霞更加投契了。黄昏时分,霞陪我们上枇杷山看山城夜景。在山顶风格独特的冰室里,我们各自要了一杯冻咖啡。阿昌很识趣地只在我和云、梅中间插科打诨,走到栏杆边作指点江山状。留给了君和霞尽量多一点的时间和空间。星星点点错落的灯火惹人遐思,我们几个意兴逸飞。他们俩坐在白色小圆桌旁,话却越来越少了,面前的咖啡在他们若有若无的言语间,在山城的暑气里逐渐变热。

时间就这样倏然而过。我们得下山上船了。才到山脚,正巧有一辆开往港口的公共汽车靠站,我们冲锋陷阵般挤了上去。车开动了,剩了霞孤零零地站在站牌下,晚风吹动着她美丽的裙袂。我们的男主角才惊呼:忘了跟她说再见啦!

那一天是云的生日。我们预先买了一个精美的小蛋糕。在热热闹闹的灯火之下,是孤清的月儿默默地挂在天际,照在沉静的嘉陵江上。生日的女孩坐在船头,沐着江风,对着江月许愿。切蛋糕前,我们玩了一个游戏叫问心底那一句。从小寿星说起,各人轮流回答大家提出的问题,无论问什么,都要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我们问君:如果排除了地域的限制,你会不会选择霞?习惯了嬉笑的他这回显得神色凝重:……我会的。月色下,我们从那张脸上看到了真诚,也看到了忧郁……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五年过去了,我们还会常常想起嘉陵江畔,那个美丽多情,穿碎花裙子的霞,想起她和君那段多少有点令人唏嘘的往事,那个热辣辣的夏季。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